飞卢小说 > 玄幻小说 > 问道求仙 > 调教丝袜性奴杨帝 - 男士精油spa前列腺
    这一位老者看上去约莫七十岁左右,生的是红光满面,鹤发童颜,倒也没有寻常七旬老者的干瘦模样,看上去反倒显得十分的富态。

    而且,他还穿的十分时尚,不仅脖子上挂着一根大粗金链子,就连脑门上也顶着一个大墨镜,更不用说嘴里还叼着烟了。

    怎么看都觉得这位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肯定不是寻常人物,最起码也得是时代的弄潮儿这一类的。

    不过此时这位年老的弄潮儿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又回过身去。

    陈风这个时候才发现,张柏此时正躺在另一边,此时他的上衣已经被脱掉了,露出了一副精壮的小身板,甚至还有一些明显的肌肉轮廓。

    不过眼下,在他略显黝黑的皮肤上面,正横一道竖一道画着密密麻麻的图案,这些图案的线条全部都是有一指宽的红色颜料构成的。

    陈风嗅了嗅鼻子,这才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朱砂的味道,同时还略带一丝血腥味。然后,就看到那位七旬老者,左手托着一个大瓷缸,右手拿着一根粗大的毛笔。

    然后时不时的用右手的大毛笔在瓷缸里面涮一涮,接着还不忘在瓷缸的表面上控干多余的颜料,这才拿着大毛笔在张柏的身上涂涂画画。

    看着这一些诡异的图案,以及那一瓷缸明显是由某种血液和朱砂混合而成的液体,陈风忍不住开始猜想。“难道说这些就是传说中的黑狗血混朱砂?那么,这位老者,现在正在施展的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符箓之道呢?”

    陈风开始在大脑里面仔细思索一下他对符箓之道的了解,这其实也是传统修仙之中的一脉。

    如符箓这类的方术一般都认为起源于巫觋,在古代的时候有一种职业叫做巫觋,也就是擅长方术的一群术师,女巫称作“巫”,男巫称作“觋”,所以合称“巫觋”,了解上古时期的朋友知道,古代的人们通常认为,人和神是相处在一个世界,但是被隔离了,而之间的沟通就是通过巫觋来完成,所以说巫觋这个职业最基本的能力也是要通鬼神,而要做到的事就是祭祀与占卜,借助一定仪式和道具实现人的灵魂与神灵的沟通。

    至于真正用符箓一道用来战斗,或者是辅助的,还要再往后一些。在《后汉书》中有一篇为《方术传》其中就提到过,东汉时期河南有又个叫做麹圣卿的人,非常擅长符箓之术,他的符可令百鬼。后来费长房向壶公学道,费长房可能大家不太了解,他在中医上有很多作为,著名的典故“悬壶济世”说的就是他,记载中的壶公也是一位人物,是东汉时期的一位卖药人,传说他常常悬着一壶出诊,给人看完病就跳入壶中,一般人看不到,费长房从壶公这里当然也学到不少东西,据说学完之后能医重病,能用符咒鞭笞百鬼,而且学会了缩地术,能够日行千里,但是还没有学完就辞归了,后来丢了符被鬼所杀。

    但是这些记载之中的符箓,最初的作用也是用来辅助战斗,沟通鬼神。眼下碰到的这位七旬老者,很明显是在张柏的身上刻画这些符文,难不成他是想要一张柏的身体为媒介,去沟通被镇压在泰山之中的那一位邪魔吗?

    这个时候的陈风才仔细观察了一下张柏的脸色,他发现此时的张柏已经完全脱离了,先前那一副脸色苍白的惨样。

    虽然看上去脸庞仍然有一些发青,但是也只是让人感觉可能是他前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整个人看起来没有精神,并不像先前那样,一看就像鬼上身那么恐怖了。

    而且,随着那位七旬老者不断的在他身上刻画这些符文,陈风发现他脸上的青灰之色也在逐渐转淡,最起码这位七旬老者对他们应该没有恶意。

    思忖良久之后,乘风看到那位七旬老者再一次停下来休息一会,马开口问道:“敢问这位前辈,是你刚刚把我们救下来的吗?”

    谁知那位七旬老者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头都没有抬一下,依旧是自顾自的在那鼓捣大瓷缸之中的液体。

    陈风有些不甘心,再次开口问道,过了良久,那七旬老者调和完剩下来的液体之后,这才慢吞吞的开口回答道:“你这个年轻人真有意思了,这不摆明了就是我救你们下来的。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居然还要来问我,看样子你也是一位天资驽钝之辈,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没想到这位老者不仅看上去就不像是一个省油的灯,就连说话也冲得很,很有一番小混混婚的感觉。陈风顿时感觉自己内心当中,对于这些前辈高人们的形象的看法,有些动摇了。看样子并不是所有的前辈高人都是那种仙风道骨一般的模样,陈风摇了摇头苦笑道:“这个,看来是晚辈唐突了,在这还是先要谢过前辈把我们给救下来。”然后他挣扎着站起来,用从网上学到的古人拱手的方式,对着这位七旬老者行了一礼。

    那位七旬老者也不闪避,就那么大咧咧的坐在那儿受了陈风这一礼,然后点了点头说道:“这才对嘛,这才是对前辈应该有的态度,看样子你的文化传承并没有丢掉。”

    然后他又恶狠狠地盯着依旧昏迷不醒的张柏,咬牙切齿的说道:“也就是这个不成器的小子,长这么大了居然没有开灵成功不说,还偏就喜欢到处乱窜。没想到他今天带着你到处乱窜,真的进入了那一处禁地之中。若不是我早上心血来潮,当即就算了一卦,知道那一处禁地要发生变故,密码就匆匆赶过去了,恐怕就没有办法救到你们了。”

    接下来,陈风发现这位七旬老者简直就是一个话唠,他不仅看上去中气十足,精气神完全不输像他们这样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而且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也是十分的符合时代的潮流,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老态,陈风甚至感觉眼前的这位老者是不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戴上头套假扮的。

    不过就在这一系列的对话之中,陈风倒也了解到了一些内情。原来这位七旬老者就是张柏他们村上的老村长,然后张柏先前说的其实大部分都是对的,他们村子还真就是从古至今就在泰山脚下。

    不过并不是为了守护,而是为了镇压,那一处禁地里面的山洞并不是传说中的仙人洞,而真就是一处镇压邪魔的邪魔洞。

    至于山洞外围的那一圈阵法,张柏说得倒也没有错,那一出阵法确实是建国之前,小山村里面最后一位拥有法力的强者重新激活的。

    至于现在的老村长,从他小时候起,村里面的人几乎就没有开灵成功过得了,也只有他勉强开灵成功,算是半只脚踏上了修炼的道路。

    所以,他都七十多岁了,但是在灵气的滋养之下,身体依旧十分的硬朗,甚至在体力方面还不输于一些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只是他也不算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修仙者,因为他掌握的都只是一些皮毛的东西。毕竟没有完全开灵成功,即便是有再精妙的功法,但是里面的手段却一点也使不出来。

    即便是老村长,也是因为有了当年几乎开灵成功的底子在那儿,所以才可以短暂的在体内停驻一些灵气,然后运用这些灵气刻画一些简单的符箓,或者是出一些简单的小型法术。

    之前他救下二人的时候,就是在一瞬间打出了一十八张之前就刻画好的镇魂符,暂且镇压住张柏身上的分魂。

    不过那也将他这段时间积攒的符箓给消耗一空了,毕竟符箓这种东西放久了之后灵气也会逸散,所以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符箓可以使用,只能想到这个笨办法,不断的在张北身上刻画出一些凝神聚魂,驱邪避害的符文,希望可以让他早日清醒。

    至于现在,首先是他调和这些朱砂和黑狗血的时候,也往里面加入了一些灵气,再加上科画那些辟邪符纹的时候也需要消耗灵气。

    所以搞得他不得不干一会儿活之后,就要停下来重新吸纳灵气,这也是为什么他隔一小会儿就会重新调和一下黑狗血和朱砂的原因。

    听到这儿之后,陈风忍不住问道:“老前辈,开灵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真的像玄幻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开灵成功之后就可以踏入修仙之路吗?”

    或许是这位七旬老者看陈风也比较顺眼,又或许是这些信息,其实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绝密,这一次他倒是大大方方地回答道:“确实和你想象中的那样差不多,开灵成功之后,便可以真正地改造自己的丹田气海,使得自身的丹田气海可以容纳外界的灵气,进而也就有了修仙的基础。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冥冥之中天地规则改变了,使得建国之后再无一人可以开灵成功,否则即便是现在灵气浓度大大降低,但是也应该会有人可以开灵成功的。”
  

  

http://www.hr999.org/142_142795/42973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hr999.org
飞卢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hr999.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