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小说 > 其他小说 > 替婚后我成了豪门扛把子 > 小姑子一直不嫁人 - 男人阴精正常是多少厘米
    佣人顿了下才反应过来问的是谁,忙答道:“凌小姐在房间。”

    他点点头,脱下西装递给佣人,注意到她表情隐约不对劲,眉头微,嗓音沉了几分,“怎么了?”

    佣人头垂得更低,“凌小姐回来的时候眼角带着伤。”

    “.......韩叔,去查查怎么回事。”陆彦语气冰冷地吩咐道。

    “是,大少爷。”

    饭桌上,凌晓感觉今天的陆彦周身气压很低,明明早上出门还好好的,可能是公司里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他了吧。

    突然,一个鸡腿被放进自己面前的碗里,凌晓抬头看向陆彦。

    陆彦收回筷子,自顾自的吃着饭,仿佛刚才夹菜的不是自己。只是周身的低气压显示出本人现在十分地不耐烦。

    凌晓不敢触他的霉头,赶紧吃完饭下桌。

    “扶我去客厅“见凌晓吃完了,陆彦也放下筷子。

    凌晓看了看周围没人动,后知后觉的才知道刚才陆彦那句话是对着她说的。

    小心地扶着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凌晓细心地把陆彦平时爱看的书和报纸放他旁边,就起身离开,却被陆彦一把抓住手腕。

    “坐下“陆彦语气里带着点愠怒。

    凌晓脑子里回想了一遍今天做过的事情,都没发现有什么地方惹到了这位大少爷,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陆彦弯腰在沙发下拿出一个医药箱。

    这医药箱是陆彦吃饭前让人去谭智那里拿的专门治外伤的药,这女人平时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吗?回来那么久了伤口都不知道处理一下,想到这点,陆彦原本板着的脸又冰冷了几分。

    说实话,看着陆彦这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凌晓有点发慢,小声地开口问道:“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给谭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看看?”

    陆彦深邃的眼睛冷冷地警了凌晓一眼,没说话,继续捣鼓着手里的医药箱。

    当凌晓看到陆彦拿若根蘸了药的棉花签朝自己伸了过来,顿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点小伤不用管它,过几天就好了。”凌晓边说身体边往后退。

    “别动“陆彦把凌晓往自己的方向拉,一只手控制住凌晓的肩头,不让她乱动。

    凌晓没控制住,就这样撞进陆彦的怀里,抬眼就能看到陆彦角分明的下颚线,一股属于男人特有的清冷的气味扑面而来。

    “嘶--“一阵刺痛传来,凌晓回过神。

    “疼?”男人那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还还好。”所以他今天心情不好是因为自己头上的伤?凌晓觉得心里满满的,嘴角忍不住地向上翘起。

    陆彦从小到大从来没给人上过药,力度自然就没把握好,看凌晓疼得趾牙咧嘴那样儿,心里一阵腹谱有这么痛吗?他脸色不变,手上的力道却明显放轻了几分。

    陆彦像对待瓷娃娃般给凌晓贴好创可贴就又恢复了他一贯的清冷模样,身体往后靠在沙发上,黑眸盯着她的眼睛:“怎么弄的?”

    “没什么,就是不小心被刮了一下。”凌晓眼神飞快的闪了几下,含糊地说着,不想跟他讲凌家那些糟心的事。

    “凌家的人干的?”陆彦再次开口,语气里有了些许不耐烦。

    “是,凌振民让我帮他做事,我没同意就被飞过来的烟灰缸给刮了一下。”凌晓见他又生气了,不敢再瞒着他,把今天的事情在凌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你放心,我对陆家没任何企图的,五年之期一到我就离开,不会贲念陆家的一丝一毫。”凌晓怕陆彦误会,忙解释道。

    “那么大个烟灰缸砸过来,你都不知道躲的吗?”陆彦看着那个女人心大到这个地步,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蹭蹭地往上窜,她难道不知道烟灰缸要是正中她脑袋是会出人命的。

    呃...这人的关注点怎么跟自己不一样?难道他不应该怀疑自己会不会觊觎他们家的财产吗?谁能告诉她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行了,今天你也累了,上去休息吧。”陆彦怕她再呆在这里,自己会忍不住骂人。

    “那我上去了,谁扶你上楼?”凌晓担心地看着陆彦。

    “不用了,等会儿让韩叔过来扶我回房。”见陆彦确实不需要自己,凌晓起身回房。

    楼上,凌晓房间。

    想到陆彦今天生气可能是因为自己受伤,凌晓的心情就格外地好,连带着在凌家受的那点气都烟消云散了。

    洗澡的时候,凌晓小心翼翼地避开陆彦给她贴的创口贴,想起刚才陆彦给她处理伤口的神态,凌晓不由得笑出了声。

    就在凌晓甜甜地进入梦乡的时候,楼下的客厅安静地掉根针都能听见。

    “凌峰?”听完韩叔的汇报,沙发角落响起低哑而暗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是的,最近二少爷那边也开始套蠢欲动,您看...”韩叔恭敬地朝沙发角落方向回答着。

    客厅里只开了盏落地灯,昏黄的灯光下看不清男人的神色,只能隐约看见他手里似乎在把玩着什么。

    “看来,有些人已经等不及了,韩叔,动手吧。”那男人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韩叔正要退下,又听见男人的声音响起:“对了,既然凌家那么作死,那他儿子那条腿就别要了吧。”

    “是“韩叔走到院子里望了望乌云掩盖的天空,感叹道:“这B城的天怕是要变了.....”

    是夜,B城某步行街仍旧灯火通明。

    一家高档会所里一个穿着高调奢华的男人步伐踉跄地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搂着一个衣着暴露性感的女人。

    两人身体贴得死紧,男人的手不安分地在女人身上摸索着,不知说到什么高兴的事,夸张地笑出了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走,爷的车在那边,今晚去我那儿,陪爷玩儿个尽兴!”男人边猥琐的说着,脑袋边不停地往女人身上凑。

    “嗯~,爷真讨厌”女人欲拒还迎地推了下男人。

    来到车边,男人刚拿出车钥匙,后颈突然被打了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啊--”女人的尖叫声被淹没在周围嘈杂的声音中。

    “噗--“凌峰被一桶冷水浇醒,眼睛被绑着黑布看不清周围的情况,意识到自己是被绑架了。

    “你们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们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凌峰故作镇定的声音也掩盖不了内心恐惧的事实。

    “小子,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来人,动手。”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凌峰身体额抖得更加厉害。

    “别,别过来,你们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们赶紧放了我,不然凌家不会放过你们的,陆二少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天,凌晓正在陆宅的花园里散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

    “凌晓,你真下得去手!那可是你弟弟,我要让你偿命!”电话里钟玉婷尖锐的声音传来,凌晓只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钟玉婷这个女人又在发什么疯,她果断地掐掉电话。

    过了一会儿,电话铃又响起来,这次是凌振民打来的。

    “又怎么了“凌晓懒得和他们虚与委蛇,开门见山的问道。

    “凌晓,峰儿的腿是你找人去打的吗?”凌振民生气地质问道。

    “凌峰的腿被打了?那可真是活该!”难怪他们这个时候会给自己打电话,上次在凌家本是想吓吓他们,没想到这才没多久凌峰就真的出事了。

    之前还在凌家的时候,凌峰可没少挤兑自己,这次结婚的始作俑者也是他,听到这一消息,凌晓心里那股子气终于发出来了,真要好好感谢那位出手的人。

    “不管你信不信,凌峰不是我找人打的,你应该想想是不是他平时得罪的人太多遭报应。”不等那边回应,凌晓按断电话。

    听到院门那边传来动静,一辆商务车停在门外,凌晓拉住正要进屋去通报的佣人问道:“是谁来了?”

    “是谭医生,每个周他都会来给大少爷做身体检查。”佣人低眉回答道。

    “大少爷在书房,我去跟他说吧,你先去招呼好谭医生。”凌晓转身往三楼书房走去。

    谭智一下车就看见一道靓丽的身影消失在院门里,抬手摸了摸下巴,想起那天陆彦火急火燎的派人去他那里拿药,眼里玩索的意味渐浓。

    凌晓来到书房外,书房的门没关紧,交谈的声音从门缝里漏了出来。

    “那件事情办好了?”低哑的声音传来,凌晓不用猜都知道是谁。

    “办好了,应该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一个中厚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韩叔在给陆彦汇报事情。

    让谁下不了床?凌晓正纳闷的想着,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有什么事?”陆彦望向门口的女人,声音里语气莫辩。

    “哦,是谭医生来了。”凌晓这才想起正事,补充道:“来给你做检查的。”

    “嗯“陆彦点了点头,把手伸向凌晓,示意她扶他去客厅。

    谭智听到脚步声,入眼的就是这样一幅换面......

    女人面容秀丽,神色路带关心地关注着脚下,一手挽着着男人肩膀,一手扶着男人的腰,小心翼翼地搀着男人走过来。

    男人则一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心安理得地把身体大部分重量都压在女人身上,一双眼睛紧紧得盯着女人,眼里盛满平时难以看见的温柔。
  

  

http://www.hr999.org/142_142794/429730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hr999.org
飞卢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hr999.org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